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限调教之落樱】(1~3) 作者:王不留行
【无限调教之落樱】(1~3) 作者:王不留行
字数:6412
 

無限調教之落櫻(1-2)
 


  無限的世界裡從不缺少天才,更不缺少瘋子。
 
  殺戮成性的屠夫多智近妖的科學怪人不擇手段的殺手之王……但最讓女性輪 回者痛恨畏懼的,卻是那些以折磨蹂躪女性為樂的強者,比如——折梅公子。 
  「折梅公子」
 
  不是什麼雅稱,而是指性格再剛烈如梅的女子,落到他手裡也會被調教成聽 話的女奴。
 
  所以當「折梅公子」
 
  被「中洲隊」
 
  擊殺隕落的消息傳來時,頗有姿色的女輪回者們都彈冠相慶而奴隸市場的賣 主們卻在唉聲歎氣,從此又少了一大貨源調教,淩辱,復仇,NTR——不喜慎 入第一章鬥羅大陸「輪回空間:鬥羅大陸任務:幫助唐三打倒武魂殿教皇」1. 計畫開始!寧榮榮的排泄調教武魂殿,演武場。
 
  精英大賽剛拉下帷幕,教皇就驟然翻臉。
 
  危急關頭,唐三父親唐昊橫空出現,霸氣逼人帶走了唐三和小舞。
 
  「好一個昊天鬥羅!」
 
  教皇冷哼一聲,臉上卻無多少惱怒之色,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單膝跪地的男人 ,「石鷹,果然如你所料,唐昊出現了。」
 
  「全仰仗殿下英明神武,武魂殿一定無往不利,剷除宵小!」
 
  名叫石鷹的男人拍著廉價的馬屁,擡起頭來。
 
  若是有資深的輪回者在此處,一定會驚叫起來。
 
  男人正是傳言被‘中洲隊’虐殺了的‘折梅公子’!事實上,‘折梅公子’ 確實被趙櫻空用鋼絲給絞殺了,身體都絞成了數十塊碎肉。
 
  但狡兔三窟,能留下赫赫兇名的高階者,又怎麼會輕易隕落?折梅公子,現 在名為石鷹。
 
  過去的幾個月裡,他並沒有沿著劇情去唐三身邊,而是輾轉來到了武魂殿, 耗費千辛萬苦博取了教皇的信任。
 
  這一次唐昊當面打臉,武魂殿看似顏面盡失,實則全在他與教皇的掌握之中 。
 
  教皇沈吟片刻,道:「既然如此,就按原計劃來吧,我派花鬥羅和鬼鬥羅支 援你。」
 
  「謹遵教皇。」
 
  演武場一角,史萊克七怪剩下的五人正聚在一起,道別珍重。
 
  戴沐白和朱竹清牽著手,「我們是星羅帝國人,出來幾年了,也該回家了。 」
 
  奧斯卡點點頭,轉向馬紅俊,「我要和榮榮回七寶琉璃宗,你呢?」
 
  馬紅俊呵呵一笑,道:「我想在大陸上四處轉轉,增長見聞。」
 
  五人一陣依依不捨之後,終於還是分開。
 
  望著眾人離去的背影,奧斯卡看向身邊的寧榮榮,卻看見寧榮榮兩腮酡紅, 魂不守舍,「榮榮,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寧榮榮回過神來,不自然的說道,「啊……我……我沒事,只是……恩…… 」
 
  奧斯卡沒有多想,只以為寧榮榮還沈浸在傷感中。
 
  他沒有註意到,寧榮榮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輕顫著,華美長裙下的修長雙腿交 叉廝磨,險些站不住。
 
  正在這時,石鷹走了過來,「寧榮榮小姐,七彩琉璃宗宗主請您過去。」 
  看見石鷹,寧榮榮的俏臉突然一片蒼白,隨後被更深的紅暈替代,「我…… 我……」
 
  十指無意識的絞在一起,她求助的看向了身邊的奧斯卡。
 
  奧斯卡有些奇怪,寧榮榮去見父親,為什麼好像很害怕,還看著我?難道… …她想我一起去?見嶽父?!現在?不行不行,太急促了,我還沒準備好啊…… 所以他略顯驚慌的對寧榮榮說道,「快去吧榮榮,別讓你父親久等。」
 
  寧榮榮呆了一下,隨後低下頭,沒有人看到的眼底閃過一絲絕望和淒苦。 
  片刻後她擡頭,對著奧斯卡扯出一絲笑容,轉過身,默默地跟著石鷹走向了 大殿。
 
  大殿。
 
  「你……你們……到底把父親他們怎麼樣了!」
 
  石鷹轉身,玩味地看著雙手抱在胸前的寧榮榮,「我不是早說了嘛,七寶琉 璃宗會怎麼樣,全得看寧榮榮小姐你的表現啊。」
 
  寧榮榮閃過一絲掙紮,片刻後又被屈辱和憤怒替代,又想到了什麼,露出恐 懼之色,最終任命般低頭。
 
  「我……我明白了……」
 
  說著,雙手提著裙邊慢慢向上拉。
 
  華麗的長裙被一點點拉起,骨感的腳踝,修長的雙腿,渾圓如玉的雙臀…… 長裙之下竟然未著寸縷!而最令人驚訝的,是在寧榮榮小巧精緻的菊門處,竟露 出了一小節深紅色的柱狀物!配合著空氣中散發的香氣,讓人很容易猜到答案七 寶琉璃宗的大小姐,天之驕女——寧榮榮的菊花裡竟塞著一支香腸!「這可是奧 斯卡為了決賽特地製作的,誰會想到其他人用嘴吃的香腸,寧榮榮小姐卻是用菊 花吃的,哈哈!」
 
  寧榮榮臉上的紅暈已經擴散到了脖子,全身都顫抖著,在大廳中自己拉開裙 子,展示塞滿香腸的菊花,濃烈的屈辱讓她快要暈過去。
 
  這是為了爸爸,還有宗門的大家,我……一定要……「現在,把香腸拉出來 。」
 
  什麼?寧榮榮一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了,想到話中的意思……寧榮榮臉上血色 褪盡。
 
  「對,就這樣,雙腿再彎一點,把屁股突出來……」
 
  在石鷹的指導下,寧榮榮屈辱的擺出雙腿微曲的半立造型,這樣難堪的姿勢 雖然方便排泄,卻讓整個臀部暴露在後面的視野中。
 
  寧榮榮白玉般的身軀屈辱的微微顫抖,身為七寶琉璃宗的千金小姐,她從來 都是大家寵愛的對象,從來沒有人敢對她說出粗鄙的詞語。
 
  但是現在,她卻像個不要臉的婊子一樣微蹲著身子,打算在大廳裏拉……拉 ……「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
 
  寧榮榮含著羞辱的淚水搖頭懇求,下身卻不由得用力,努力把菊花裡的香腸 擠出去。
 
  少女因為努力排泄而漲紅的俏臉,露出屈辱的表情,修長的雙腿不停哆嗦著 ,似乎隨時會倒下。
 
  「啊……啊……不要這樣……不要……」
 
  紅色粗壯的香腸已經有一小半擠出了體外,少女正處在最難熬的時候,石鷹 卻露出了一絲淫笑,將雙指伸入前方的蜜穴,快速抽插起來。
 
  「啊!……不要!……」
 
  剛被開墾過不久的蜜穴頓時收縮起來,同時帶著菊花的括約肌也猛烈回縮, 剛出來一半的香腸,竟被少女硬生生縮了回去!「嗚!——」
 
  少女咬緊牙關發出了悲鳴,嬌軀劇烈的顫抖起來,漲得通紅的俏臉上,豆大 的汗珠滾滾而落!「哈!……啊……你……你這個惡魔!變態!……」
 
  忍受著後庭傳來的難以言喻的痛苦,寧榮榮喘著粗氣咒駡。
 
  「繼續!」
 
  冷酷的聲音帶著殘酷的快意。
 
  「不,不要啊……求求你……」
 
  在接下來的兩個時辰裡,寧榮榮一次又一次的經歷著排泄不能的痛苦輪回。 
  不管她怎樣咒駡,哀求,哭泣,石鷹都不為所動,在她排泄到一半時,用各 種手法將香腸一點一點塞回去。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
 
  寧榮榮雙目無神,沙啞的呻吟著。
 
  「說清楚,我就讓你拉出來。」
 
  「不……不要……我……」
 
  石鷹獰笑,慢慢的按壓香腸,讓寧榮榮慘叫起來。
 
  「不要啊!……我說,我說啊……求求你,讓我拉出來吧……嗚……」 
  「把什麼拉出來?從哪裡?」
 
  「……」
 
  感受著香腸又一次被慢慢塞回菊花,寧榮榮終於崩潰,大聲哭叫起來,「香 腸……香腸啊……求求你,讓我從菊花把香腸拉出來啊!……」
 
  身為千金小姐的寧榮榮,現在卻在大廳裡撅著屁股,懇求男人讓自己排泄。 
  寧榮榮屈辱的抽泣著,白嫩的身體不停的顫抖。
 
  石鷹終於滿意了,他抱起寧榮榮嬌小的身軀,對著蜜穴貫了進去。
 
  在石鷹高超的挑逗下,寧榮榮的蜜穴層層緊裹,淫水順著花壁滲出,讓寧榮 榮發出羞恥快樂的哀鳴。
 
  寧榮榮沒有忘記自己的目標,括約肌一點點的用力,用重複了上百次的動作 開始擠出香腸。
 
  石鷹看到以後,托著寧榮榮的玉臀,更加用力的抽插起來。
 
  強烈的快感傳入腦海,寧榮榮哀怨的看了眼石鷹,集中全部的精力用在後庭 的排泄上。
 
  「恩……啊……啊……」
 
  只見寧榮榮八爪魚一樣掛在石鷹身上,嬌軀不停地上下套弄,發出嬌媚的呻 吟,滿是情欲的俏臉不時露出苦悶的神情。
 
  寧榮榮沒有註意到,性愛的快感,與排泄的痛苦同時佔據了腦海,讓她的身 體悄然發生改變。
 
  「啊啊啊啊啊!——」
 
  寧榮榮發出高亢的嬌喘,潔白的身體痙攣般顫抖,蜜穴層層緊縮,淫水從花 心深處噴湧而出在寧榮榮高潮的同時,那根折磨了她幾個小時的香腸終於「噗」 
  的一聲從菊花擠出,落到地上。
 
  但那原本精緻小巧的菊花卻依舊一張一合,甚至可以看到紅嫩的腸肉。 
  石鷹不知何時已經走了,金碧輝煌的大廳裡,只留下一具白玉軟泥般攤在地 上的女體,下體痙攣,不時從蜜穴噴出小股的淫液,流進那怎麼也合不攏的菊花 裡。
 
  高懸屋頂的琉璃燈,不停灑下華麗的金色帷幕,照耀著地板上那具正在沈淪 向黑暗的悲哀美體。
 
  2地牢,寧榮榮與朱竹清的相遇,調教的初成果「竹清,你先走!」
 
  戴沐白左臂鮮血淋漓,血瞳掃過身後的密林。
 
  追兵的腳步聲愈來愈響,兩人的臉色沈了下去。
 
  「我來擋住他們,你先走!」
 
  「不!要死一起死!」
 
  逃亡中,朱竹清一身黑色勁裝混上了不少泥濘,但是清冷冰烈的氣質卻是絲 毫不減。
 
  她毫不示弱的看著戴沐白,冷冽的殺意環繞,眼底深處卻有一抹化不開的柔 情。
 
  「放心,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滿臉猙獰的老者憑空出現,九層魂環交相輝映,彰顯出他的強大。
 
  強大的能量波襲來,兩人很快被擊倒在地。
 
  「沐白……」
 
  昏迷前,朱竹清呼喚著愛人的名字。
 
  她怎麼也不會想到,當兩人再次相遇時,她已經成為了……朱竹清在黑暗中 蘇醒過來。
 
  她的眼睛被戴上了眼罩,嘴裡也含著布條,但這並不影響她理解自己的處境 。
 
  有人在強姦她!蜜穴被大肉棒填得滿滿的,每次抽送都幾乎頂在自己的花心 深處。
 
  而自己的雙乳也被大力揉捏著,傳來一陣陣的酥麻!「嗚?……嗚!……嗚 嗚……」
 
  朱竹清猛烈的掙紮起來,被縛住的身體左右扭動。
 
  「醒了嗎,清奴?」
 
  男人似乎在笑,但緊接著聲音冷酷起來,「真是個淫蕩的女人,被人強姦也 會有感覺嗎?」
 
  「嗚……嗚嗚……」
 
  朱竹清更加劇烈的掙紮,但是和戴沐白歡好過的身體早已習慣了這種感覺, 蜜穴之內也不由自主潺潺流出大量蜜汁,順著兩人交合之處流向大腿內側。 
  在朱竹清悲哀的嗚咽中,石鷹將精液註入花心。
 
  站起身,石鷹不滿的皺起眉頭。
 
  雖然知道朱竹清早就和戴沐白上過床,但他沒想到朱竹清的身體已經被開發 的這麼敏感。
 
  相比於寧榮榮的蜜穴,朱竹清的陰道簡直可以用‘鬆弛’來形容。
 
  石鷹喜歡征服女人的過程,也喜歡品嘗調教完成後的性奴,但不喜歡接受已 經被開發的女人。
 
  石鷹沈默片刻,突然露出了笑容,「沒關係,我會讓你嘗到更深刻的刺激和 快感,讓你徹底忘記以前那些普通的性愛,好好感謝我吧,清奴。」
 
  就這樣,男人為朱竹清定下了最黑暗的調教課程。
 
  當教皇來到地下室的時候,石鷹正在接受寧榮榮的侍奉。
 
  空氣中彌漫著牛奶的香味。
 
  寧榮榮的小腹微微鼓起,想條溫順的小母狗一樣舔著石鷹的雞巴。
 
  現在的寧榮榮已經看不到昔日驕傲的神色,但時不時閃過的羞辱讓人明白她 還沒有屈服。
 
  她伸著丁香小舌,舔舐著龜頭,仿佛在品嘗什麼美味,美麗的眼睛向上看著 石鷹,看著主人的神色,不時把陽具含入嘴中,用溫潤的口腔套弄。
 
  「噗嗤噗嗤」
 
  的聲音從寧榮榮嘴裡傳出,羞得寧榮榮滿臉通紅,卻不敢有一絲反抗。 
  「真是個天生的賤人。」
 
  教皇突然開口,對著想要起身的石鷹擺了擺手,饒有興致的繼續看著這場淫 戲。
 
  寧榮榮突然聽到教皇的聲音,這才意識到自己此刻的樣子被人一覽無餘,強 烈的羞恥感撲湧而來,白嫩的皮膚全都紅了起來,羞恥的顫抖。
 
  石鷹笑了笑,抓住寧榮榮的頭髮,大力抽插起來。
 
  粗壯的陽具不時頂到喉嚨,寧榮榮被嗆得臉色漲紅,眼淚在眼眶打轉,卻一 點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看著被射在嘴中,吃力的吞咽著大口精液,卻沒有惱怒之色,反而隨著石鷹 露出討好媚笑的寧榮榮,教皇這才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就是你調教的成果嗎,果然不錯。」
 
  通著教皇的稱讚,石鷹笑而不語,轉頭對著跪在地上的寧榮榮,「榮奴,給 殿下表演一下。」
 
  寧榮榮混身一顫,求饒地看向石鷹,在石鷹冷酷的目光中,絕望的低下頭, 顫聲說道,「榮……榮奴遵命,主人。」
 
  說著,寧榮榮慢慢爬到教皇面前,將一條腿擡起,露出了掩在雙腿間的下身 。
 
  教皇終於明白空氣中的奶香味從何而來,寧榮榮鼓起的小腹不是因為懷孕, 而是被灌入了大量的牛奶,在菊花口卻塞著一支粗壯的香腸,將液體全都堵了回 去。
 
  而在蜜穴處,寧榮榮竟然帶著一套厚重的貞操帶!「榮奴,告訴我,你為什 麼要戴著貞操帶?」
 
  「因為……因為榮榮是個淫賤的婊子,是個戴著貞操帶也能高潮的婊子…… 」
 
  寧榮榮說著羞恥的話語,臉快埋到地上了,身體卻仍舊擺著母狗撒尿的姿勢 ,不敢亂動。
 
  石鷹滿意的笑著,拿住堵著寧榮榮菊花的香腸,慢慢向外拉。
 
  「嗚……」
 
  寧榮榮不敢反抗,只有高撅著屁股,貝齒咬著下唇發出含糊的悲鳴。
 
  「噗」
 
  香腸拔出菊花,一小股牛奶立刻噴了出來。
 
  而讓寧榮榮恐懼的是,隨著輕微的排泄,一股快感的熱流從蜜穴深處產生! 「不……不要看……求求你們……不要……」
 
  屈辱的淚水打轉,寧榮榮努力的收縮著菊花,但一股一股的牛奶還是從菊花 不停流出,括約肌終於承受不住,屁眼一松,牛奶劃著弧線噴湧而出!「啊啊啊 啊!……」
 
  寧榮榮尖叫起來,因為在排泄的一瞬間,她感到自己的花心猛烈抽搐起來, 強烈的快感化為陰精的洪流,順著蜜穴沖出!「連排泄都會有快感,還高潮了! 不愧是七彩琉璃宗的千金小姐啊!」
 
  「啊啊啊……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啊……」
 
  寧榮榮終於崩潰,她拼命搖著頭,屈辱的淚水奪眶而出,大聲哭泣。
 
  比賽場上,身穿華麗長裙的寧榮榮,高貴自信,美麗的外表和優雅的氣質讓 她成為無數男人憧憬的對象。
 
  但此刻,她卻比一條低賤的母狗還不如,縱使受到這樣的侮辱,依舊只能高 撅著屁股,讓人欣賞她一張一合的小巧屁眼。
 
  牛奶依舊不停從菊花流出,混合了蜜穴湧出的愛液,伴著絕望的哭泣聲,流 滿了大腿內側。
 
  寧榮榮就這麼癱軟在地上,像一條被抽走了脊椎的母狗。
 
  石鷹踢了踢腳尖,讓蠕動的母狗重新爬起來。
 
  寧榮榮雙目無神的註視前方,剛剛恢復的一點清明和羞恥被無情的現實擊碎 ,墜入永恆的深淵。
 
  但是教皇已經不再註意這條越來越像的母狗,他看向另一側的牆壁,那裡有 一具更火爆的軀體,呈「X」
 
  被吊在空中。
 
  如果說寧榮榮是一朵華美的牡丹,那麼朱竹清就是冰山上的雪蓮。
 
  但在平時,最吸引人目光的卻是朱竹清。
 
  朱竹清的氣質是冷的,但嘗過魚水之歡的身體卻散發出一種‘豔’。
 
  冷而豔,更能吸引久經風月的男人目光。
 
  但是此刻,這朵讓無數男人覬覦的雪蓮卻被吊在空中,黑色勁裝被撕開,露 出飽滿的乳房,紅嫩的乳尖在鐵夾的摧殘下紅腫不堪,鐵夾的下麵掛著沈重的砝 碼,看那樣子,足以帶著鐵夾把乳頭撕裂。
 
  所幸鐵夾的上方還連著繩索,減輕了重量。
 
  繩索經過複雜的機關,最終連到朱竹清插在蜜穴中的木棍上。
 
  「這是……」
 
  「是這樣的,」
 
  石鷹笑著上前講解,順手摸了一把朱竹清好豐碩的玉乳,讓她發出一聲悲哀 的鳴叫,「這木棍與鐵夾通過機關相連,只有拼命夾緊木棍,才能讓鐵夾不被下 拉。」
 
  原來如此,教皇看了看朱竹清那腫大了一圈,慘不忍睹的乳頭,上面佈滿了 扭曲紫黑的傷痕。
 
  想來最初調教的時候,朱竹清一定因為夾不緊木棍吃了不少苦頭。
 
  難怪朱竹清說不出話來,原來全部的精力全用在收縮陰道上了。
 
  教皇看了片刻,冷笑一聲,從旁邊的盤子又取來兩隻砝碼,掛在鐵夾上。 
  整整四個砝碼!朱竹清突然擡頭,死死盯住教皇,憤怒的目光想要將他燒穿 !但是下一刻,朱竹清的臉色突然蒼白至極,全身都弓了起來顫抖著,汗珠從火 辣的身軀不停地湧出。
 
  朱竹清的雙腿無意識的踢蹬,全身心的註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陰道上,但不 管她怎麼努力,還是絕望的感受到木棍正脫離自己的身體,鐵夾沒了拉力,一點 一點的向下墜著,乳尖撕裂的疼痛越來越濃……教皇轉身離開,快出門的時候, 身後終於傳來木棍落地的聲音,以及朱竹清撕心裂肺的沙啞慘叫。
 
  絲毫不顧及蒼白虛弱的臉色,在朱竹清仇恨憤怒的目光中,石鷹重新把木棍 塞進她的下體,讓她繼續收緊陰道與木棍對抗。
 
  石鷹轉過身,冷眼看著腳下的寧榮榮,對於她剛才的表現,石鷹非常不滿意 。
 
  「主……主人……」
 
  寧榮榮目光懇求,恐懼的看著石鷹。
 
  「做的不好,就要懲罰,我早就教過你了,榮奴。」
 
  「自己用辣椒水涴腸。」
 
  寧榮榮臉色慘白,所有的灌腸液中,最可怕的就是辣椒水,那劇烈的疼痛刺 激,甚至涴腸結束後都會持續好幾天。
 
  寧榮榮沒有再說話,讓主人不滿的話,懲罰會更重的,她扭動著性感的臀部 ,慢慢爬向涴腸用具。
 
  親手將辣椒水倒入涴腸器,將口子慢慢塞進菊花,寧榮榮跪在地上,撅起屁 股,一手撐地,另一隻手在身後抓著涴腸器,閉上秀美的雙眼,喘著粗氣。 
  辣椒水流入腸道,火辣辣的疼痛讓寧榮榮平坦的肚子抽搐起來,寧榮榮咬緊 牙關,汗珠滴落,堅定不移的將辣椒水一點點擠入。
 
  灌腸結束的時候,寧榮榮已經意識模糊,摸索著找到香腸,堵住了自己的菊 花。
 
  但是一切還沒有結束,「很好,現在,開始爬吧,直到我喊停。」
 
  寧榮榮深吸一口氣,顫巍巍的爬出了第一步。
 
  輕微的搖晃讓液體衝擊脆弱的腸壁,火辣的液體在腸道內翻江倒海。
 
  「啊……啊啊啊!…………」
 
  寧榮榮發出了淒厲的慘叫,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但是鞭子立刻抽到了她光滑的背上,留下鮮紅的鞭痕。
 
  「繼續爬,你這條母狗!」
 
  鞭子聲和女人的慘叫聲不停地響起。
 
  朱竹清看著在鞭子下匍匐前行的寧榮榮,眼中閃過一絲悲哀,蜜穴卻更加用 力的夾緊木棍。
 
  沐白,我不會屈服的,等著我!
 
[ 本帖最后由 tgod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