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村里一枝花
村里一枝花

村里一枝花

我爸是村里面的木匠,一天抱了一块儿木头疙瘩不停的刻来刻去。
  他还好喝酒,喝醉了要大木头棍子抽我。
  说我丢祖宗的脸,是个短命的废物,恨不得打死我。
  我学习成绩不好,喜欢玩儿游戏。
  那个时候又特别叛逆,总是课的时候逃课,晚不回家,把吃饭的钱省出来,顿顿泡面,为了。
  记得有一次我爸到吧里面来抓我,还拎着一根木棍,发现我之后,揪着我耳朵死命的大棍子抽我。
  我感觉什么面子都没了,尤其是其它的人的目光,能把我命要了。
  我还有个叔,我爸的弟弟,没什么本事,连木头都雕不好。
  可我爸却对他很好,吃饭的时候,他没入座我都不能动筷子。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妈因为我爸酗酒,受不了他而离婚了。
  我爸其实收入不低,可他也没有再娶老婆,而是把所有的继续给了小叔,让小叔娶了村里面的一枝花。
  叔婶叫李雪,是村子里面的大美人儿,才二十四五岁,我也不知道她脑子里面缺了哪根筋,愿意跟了已经三十三四的小叔。
  李雪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那叫一个漂亮。
  我也读高了啊,十八岁,什么都懂了,每次看到李雪的时候,都忍不住把目光停留在她饱满的胸前,还有挺翘的臀部。
  李雪不经常在家里面,她在市里面班,好像是什么制衣厂里面。
  一个月才回家一次。
  每次她回来的时候,我爸跑出去外面喝酒了,我之前也会跑出去,可有一次没出门,听到墙根儿传来李雪chuanxi和嗯啊的声音之后,我没有再在李雪回家的时候出过门……
  小叔的房间,在我隔壁,我们家的房子,每个屋子都有一个和隔间相通的那种小窗户,开在房梁下面一点儿。
  我偷了几块我爸的木墩子,藏在了床底下,李雪回来的时候,我用这些墩子垒起来,站在面,从小窗户那边偷看。
  临近暑假的时候,李雪又回来了。
  现在是夏天了,她穿着超短裙,吊带衣,雪白的胸脯都快要露出来,走路还一晃一晃的。
  而且她真的特别的漂亮,鼻梁高挺,皮肤吹弹可破,修长的双腿没有一丝赘肉,光老是盯着她看,都会让人受不了。
  李雪回来那天,我爸老早弄了一大桌子菜,天还没黑,我们家吃了晚饭了,然后他提着自己的茶壶,晃悠晃悠的又去了外面的酒馆。
  小叔破天荒的丢给了我二十块钱,说让我去,还不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爸。
  我没直视他,怕他看到我眼神里面的闪躲,把钱接过来,假意出门了。
  其实我一直躲在院子门那边看,结果小叔当时把叔婶按在了饭桌面,把她吊带衣给撕开了。
  李雪一边骂着死鬼,一边紧紧的抱着他的头,把胸脯往挺。
  很快,她满脸潮红的chuanxi着,小叔也脱了裤子,压在李雪身撞击着,李雪头发散乱的挠他后背,我心里面也抓心挠肝的啊,恨不得自己压去。
  偷看了一会儿之后,小叔压在李雪的身,颤抖了两下之后,也不动了,只剩下chuanxi。
  李雪骂他真没用,这么一会儿不行了。
  然后蹲下去,趴在小叔双腿间,头还在轻微的动。
  我看小叔的那种表情,像是做神仙了一样。
  李雪那么蹲着,腰臀的弧线显得夸张,背侧都能够看见饱满的乳肉。
  我憋得难受,也不敢继续看下去了,一直趴在门边,已经有好几个过路的人看到我了。
  一边心里面想着李雪真是骚,然后去了吧玩儿游戏。
  二十块钱,玩儿入迷了是一个通宵。
  心想小叔和李雪肯定也搞了一晚,迷迷糊糊的回家的时候,天都亮了。
  结果小叔两口子还有我爸,都在那里吃早饭。
  我一进院子,我爸瞪了我一眼,问我干嘛去了。
  我心想完蛋了完蛋了,这下又要被我爸揍了。
  在这个当口,李雪和小叔却给我求情,说王林都这么大了,会玩儿游戏正常,谁让你也不在家里面弄个电脑。
  我爸捶胸顿足的叹气,说你们两个哪里晓得啊,这个短命娃娃都要废了,回考试,都没及格,马都要高三了,以后搞锤子?
  李雪说的普通话,我爸则是方言。
  我白着脸,站在院子里面也不敢动。
  李雪也一边劝我爸消消气,一边看我,然后说:“要不我带王林去厂里面找个事儿做,要么做个学徒什么的,读书读不出来了,早点儿班,以后还能混个管事儿什么的,也不读书了差。”
  小叔也在旁边说李雪说的没错。
  我在院子里面听得傻眼了。我爸还抽了几支烟,像是考虑一样,之后他还答应了。
  从家里面离开的时候,我爸还用棍子在我腿抽了一下,说去了省城要听婶子的话,不然打断我腿。
  李雪笑的花枝乱颤,说王林多懂事,还过来摸我头,把我肩膀搂在怀里面。
  温香软玉抱着我,我眼睛一直偷偷的瞄着她胸前的风光。
  这样,我失去了在学校里面混日子的机会,连床头压着的情书都没来得及送给班花张小花,跟着李雪去了成都。
  李雪班的地方,叫德龙制衣厂。我感觉这个厂我家的村子都要大。
  而且厂里面几乎九成,都是女人,下到刚十五六岁的妹子,到五十岁的大妈都有。
  我心里面的那股新劲头一直没减下去,以后没我爸管着了,吧还不是想怎么去怎么去?
  而且天天跟着李雪,虽然占不到手便宜,可眼睛的便宜却能占够了。
  到了制衣厂里面之后,李雪说和我要商量一件事情。
  我说婶子什么事儿,你直接说行了啊。
  结果李雪却说,在制衣厂里面班儿,可不能叫她婶子,要叫她姐姐。
  她们制衣厂里面,结婚了的女人都混不到什么好名堂,她结婚的事儿没和厂里面说过。
  然后李雪还笑眯眯的说她挺喜欢我的,而且也懂事,好好班,不用读书以后一定也有出息。
  我当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啊,可李雪说的也是道理,我也不是傻子啊,在我们班里面,漂亮妹子还吃香呢,丑的只能被人欺负。
  可要是有了男朋友的,没人去看一眼了。
  于是我答应了李雪,说没问题,我肯定保住秘密。
  同时我也动了点儿小心思,心想李雪都说小叔不行,她在厂里面又说自己没结婚,会不会和别的男人乱搞?
  这个念头我只敢想想,不敢表露出来半分。
  而在我答应李雪之后,她明显更高兴了,带着我去了制衣厂的一个办公室里面,那儿坐了个皮肤黑的像是碳一样的年男人。
  李雪声音很甜的喊了句周海哥,这是我之前打电话和你说的,我弟弟,叫王林。
  周海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恩了一声,说看身体也不错,先去库房,分一段时间货,我看看还有没有好位置,给他安进去。
  李雪笑的花枝乱颤的,还一边给我使眼色,让我快点儿道谢。
  我其实挺放不开的,这个周海也没怎么搭理我,让我写了个基本信息,和李雪说现在宿舍暂时满了,没住的地方,让李雪给我找住处。
  李雪连连答应,说周海哥能安排库房的工作,已经很帮忙了,她在外面租了房子,还有一个房间,刚好能让我住。
  周海笑了笑,说不算什么忙,让李雪给我弄利索,安排进房子里面住下,再过来拿一下工作服。
  李雪一直点头,说好。
  之后李雪又带我去明天我要班的地方瞅了瞅,还和里面的人打了招呼,最后她才带我到了她租房子的地方。
  李雪的房子,租在厂外面的居民楼里面,房子不大,是一个单间隔开的两个屋子。不过有厨房和卫生间。
  里面是李雪的卧室,弄得还粉粉的,像是女孩儿住的房间一样,外面隔开的,有个沙发。
  沙发能拉开,是一张简单的床,李雪让我暂时在这儿住,忙了一天了,她要去洗个澡,等会儿带我出去吃烤串儿,晚早点儿休息,明天第一天班,得表现好点儿。
  我也累的不行了,一屁股坐在沙发面,连连点头说好。
  李雪去洗手间里面洗澡了。
  洗手间的玻璃,是那种玻璃的,从外面看不完全封闭,能见着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子,只能看清楚大概的轮廓。
  李雪洗澡的时候,我没忍住,一直看着玻璃。
  也休息了一会儿,稍微舒服点儿了。
  李雪洗澡挺久的,我等的无聊,都想去她房间里面看电视了,终于李雪出来了……
  我看的口干舌燥的,因为李雪穿着一件很薄的那种真丝睡衣,胸前的轮廓我劝都看光了。
  她还挽着湿漉漉的头发,笑眯眯的说让我再等她一会儿,她换个干净衣服能出门了……
  李雪换衣服,隔着一道帘子,我真想直接掀开帘子,冲进去……
  当然……我只能想想,李雪可是我婶子,虽然在厂里面让我管她叫姐姐,可要是我敢掀开帘子,管饱马我爸能冲到成都来,把我手都能打断。
  晚跟李雪吃了烤串儿,还喝了点儿啤酒。
  我酒量很差,两杯晕乎乎的了,还是李雪把我搀着回去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有点儿头疼,李雪已经换好了衣服,催我快点儿,要迟到了。
  和李雪一起进的厂里面,她问我记不记得清楚路。
  我说记得。
  她让我自己去库房,到了报个到,听里面的人安排干活儿好了。
  李雪叮嘱我说库房是个肥差,一般人想去都进不去,让我好好干,别得罪人,有什么事儿忍忍,忍忍好了。
  我心想,肯定是因为李雪漂亮啊,昨天那个周海不是吗,给我安排活儿的时候,都没什么心的感觉,眼睛光盯着李雪的胸看了。
  不用课,让我感觉爽翻天了,能在这儿班的话,再也不用回去学校了,而且也不用再被我爸用木头棍子抽,我又不傻,怎么会搞砸了?
  连连答应李雪,一定不会弄出来问题,我不给她丢人,绝逼好好干。
  李雪笑骂了一声,说瞧你说的什么呢,绝什么?
  一边说,她还戳了一下我脑门儿,让我记住好,多看看人眼色,反正不吃亏。
  我有点儿尴尬,憋红了脸,说没什么。

  说完之后,李雪走了。
  我也回忆着昨天的路,径直去了库房。
  我刚进来这里,当然只能做搬运工了,库房的管事儿的是个秃顶儿了的老男人,我去报道的时候,他还瞥了我一眼,问我是谁介绍进来的?
  差一点儿,我说错了,说叔婶儿,赶紧改了个口,说是我姐。
  老男人说你姐叫什么名字?
  我说李雪。
  他点了点头,抽了一口烟说去东区,跟着那儿搬东西行,别偷懒,我这儿都看着的,还有,不能偷东西。
  我听他说偷东西的几个字的时候,我觉得不舒服了,心想什么玩意儿啊,谁稀罕偷这儿的东西?
  可答应了李雪不惹事儿,我一声没吭,跑去库房的东区,跟着那边的人开始搬东西了。
  干活儿使唤的人多,我也分不清他们等级,总之被呼来唤去的使唤了一个午,累的更狗趴了似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午,要下班了,结果出了岔子。
  一瘦高瘦高的男的,二十来岁的样子吧,他爬到货架顶子面放货的时候,把一箱货摔下来了。
  噼里啪啦的碎响声,摔出来箱子的,全都是大小不一的扣子,他脸当时吓白了,连滚带爬的从梯子下来了,跑到了一边。
  管事儿的老男人跑过来了,他铁青着脸骂脏话,说日你妈的几个烂脓,连个货都搬不了,哪个摔的?马给老子收拾铺盖,滚。
  我心里面有点儿发凉,没想到老男人发起火来这么吓人。同时有点儿幸灾乐祸的去看那个瘦子。
  可让我心里面咯噔一下的,是周围站着那几个人的目光。
  因为他们用的是一股幸灾乐祸的目光看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首先是那个瘦子,指了指我,说是这个新来的摔得。
  我脸色一下子变了,说狗日你乱说!
  老男人一下子瞪着我,他气的身子都发抖了,憋了半天,他冲过来,一巴掌扇在了我脸,我被打懵了,而且他力气特别大,我一下子摔倒在地了。
  我憋屈的厉害啊,而且其它的人明明都看见了,可一个都没帮我。
  那个瘦子还说这小杂毛刚才一直在偷懒,半天搬了这个货箱去,还给摔了,他肯定是故意的。
  我涨红了脸,说草你麻痹的,你坑老子,明明是你摔得。
  他马拉了一个身边的人,说朱管事儿,你问问军子,看谁摔得?
  瘦子旁边那个男的,马点了点头,说是这个新来的弄的。
  我心凉了半截,同时恨不得拿板砖把这两个人给拍了。
  我招谁惹谁了啊,来了好好干活儿,还被人黑?
  老男人朱管事儿面色难看的瞪着我,说让我别解释了,接着又说我不直接让你滚,免得你觉得我欺负你一个新来的。你是周海安排进来的,你姐姐也在这里班,我叫他们过来,看他们说该怎么处理你。
  朱管事儿说完,随便叫了一个人,让他去把李雪和周海叫过来。
  没多久,周海来了。
  他本来皮肤很黑,脸色变得更加黑了,不过他没开口骂我,走到我身边,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心里面憋屈的厉害啊,和他说了,真不是我摔的,我一直听他们的安排干活儿,那个瘦子把货箱摔了,两个人一起坑我,其它人也都不说话。
  朱管事儿的脸色很不好看,说周海,你看你弄进来这个人,现在犯了错,还狡辩,该怎么处理,你说吧?
  朱管事儿刚说完,李雪也来了,她脸都憋红了,而且走过来的时候,叫她过来那个人,还在和她说话,我一下子明白,那人肯定说我摔东西了。
  果然,李雪到了我面前,二话都没说,啪的在我脸扇了一耳光。
  之前被朱管事儿打了一下,我心里面已经憋屈的要不行,李雪是我叔婶儿啊,自己家里面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听我解释,打我?
  我一下子眼泪出来了。
  旁边的人都在捂着嘴巴笑,朱管事儿骂骂咧咧的说,光哭没用,周海,你说怎么处理吧。
  李雪面色也白着的,说让朱管事儿别赶王林走,他第一天来,不懂事。
  我死死的咬着唇,说不是我摔得不是我摔得,非要硬扣屎盆子给我,老子不干了。
  结果李雪又给了我一巴掌,让我不要乱说话,好好站着别动。
  脸火辣辣的疼,我之前对李雪,觉得她很漂亮啊,而且有点儿非分之想,现在我觉得她是个傻逼,连句话都不好好听我说完。
  这个时候,周海说话了,他皱着眉毛,说让李雪先别打我了,事情还没有弄明白呢。
  我对周海,算是有了点儿好感了,这里面他这么个明白人儿。
  接着周海指了指一个货箱,说王林你过去搬起来。
  我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擦了一把眼泪,过去搬箱子了,可我使了吃奶的力气,也只能刚刚搬起来,还只能靠在货架面,感觉一步都走不出去了。
  周海没什么语气的对朱管事儿说:“你看他搬起来都费劲儿,怎么能抬到货架面,然后摔下来?”
  那个瘦子的脸,以及他身边那个一块儿坑我的人的面色,一下子变了,变得苍白无。
  两人差点儿跪下来了,过去给朱管事儿求情。
  朱管事儿直接一人踹了一脚,让他们自己去卷铺盖滚蛋了。
  我感激的对周海说谢谢,他给我说没事儿,好好干活儿,厂里面不会让人乱坑人的。
  朱管事儿对我没什么好气,自顾自的走了。
  李雪这个时候拿了个手帕,要给我擦脸,我心里面对她很气啊,一把将帕子甩到了地,说我不用。
  李雪表情很不自然,说刚才是她不对,没弄清楚。
  我还是没什么好气,觉得李雪是个胸大无脑的傻逼。
  周海开口说了,说让我别生闷气了,毕竟这是你姐姐,她也都是为你好。
  我能解围,都靠了周海啊,我得给他面子,要不然没人会帮我了。
  把地的手帕捡起来,递给了李雪。
  李雪摸了摸我脸,眼有点儿心疼。
  我觉得搞笑,是她打的,她还这幅假惺惺的样子。
  这个时候也刚好是午,周海说和我们两姐弟一块儿去吃饭。
  他真的把李雪当我姐姐了,不过咋说呢,李雪也二十多岁,我大几岁,而且她穿的露,皮肤又好,显年轻。
  饭后,李雪和周海一起走的,周海说他那边儿有点儿东西,要让李雪拿走。
  我一个人回去库房。
  下午干活儿是时候,也没人怎么搭理我了,我去问朱管事儿我该干嘛,他给我安排了事情。
  可搬东西那会儿,我听到其它人在议论,窃窃私语的说:“这个王林今天运气真他妈的好,朱管事儿竟然真的把猴子他们踢出去了。”
  另外一个人说:“哪儿是他运气好啊,人家有后台,周海,管人事儿的,朱管事儿也不能黑了脸,非要诬赖王林吧。”
  还有一个人哼了句,说:“什么后台,还不是他姐姐李雪,指不定被周海操成什么样子了,要不然能塞进来这里班儿?”
  我听得心里面火冒三丈,可同时也惊诧了一下,李雪和周海有一腿?
  有句话说的好,无风不起浪,苍蝇也不叮无缝的蛋啊。
  李雪今天扇了我两巴掌,除了我爸,还没人这么打我,而且明明不是老子的错。
  回想吃饭之后,李雪跟着周海走了,我心里面打起来了嘀咕。接着我借口厕所,从库房溜了,朝着周海的办公室跑。
  想到这里,我当即找了一个借口厕所,从库房里面溜出来了。快步的朝着之前周海的办公室跑去。
  这个点儿刚过了午,阳光特别大,大的刺眼睛。
  我也不敢耽搁时间,回去晚了肯定要被那个朱管事儿干,卯足了力气死命跑、
  花了两分钟时间吧,我冲到了周海的办公室外面了。
  这种工厂里面的房子,都是活动板房,周海的办公室还是孤零零的一座房子,周围没有其他的屋子了。
  我心里面有些火烧火燎的,在屋子外面找缝。
  门都被包了软胶的,看不见里面,可这里的隔音效果不怎么好,我都听见屋子里面有人说话了。
  先是周海,他说的:“宝贝儿,你别老推推阻阻的了,你看你让我办的事儿我都利落的办好了,你还是只动嘴,这不是要急死我么?”
  我听得觉得一阵恶心,周海都三四十岁的人了,还这样。
  紧跟着,是李雪发嗲的声音说:“你们男人都是这个样子,要是真的让你们弄到手了,转眼间没意思了,这样难道还不够吗?”
  然后我听到了周海有些急促的喘-息声,和李雪呜呜的声音。
  我心里面越发的火烧火燎的了。终于在转角处的板房那里找到了一个安装时候的缝子,只有两只手指头那么宽吧。我凑过去往里面一看,里面的场景几乎让我要喷鼻血了。
  李雪身的衣服都被脱到了腰间,白皙的身一丝不挂,她趴在周海的双腿间,卖力的动着头。
  周海紧紧的抱着她的头,口除了喘-息,还在说宝贝儿,让我来一次,真的,你不是想要组长吗,明天我想办法把你们组之前那个老女人给弄走,让你干。
  我瞪大了眼睛,一直看着,耳朵也没闲着,把这些都给记了下来。
  李雪停了下来,看着周海,微咬着唇说:“你说的真的?”
  周海再三保证那还有假?
  下一刻,李雪站了起来了,她抱着周海的脖子,然后跨坐到了周海身。
  周海直接站了起来,李雪惊呼了一声,差点儿摔倒,而周海则是死死的把李雪压在了办公桌冲撞。
  雪白的身体不停的晃动,周海像是块碳,我心里面骂着贱-货,背着小叔外面乱搞,心里面也特别不舒服了。
  可主要的不舒服……不是因为李雪的乱搞,而是因为压在她身的是周海……
  如果我能够那样……
  我想的差点儿出了神,这个档口,周海已经抱着李雪到了办公室另外一边的沙发,从我这里只能够看见李雪白-嫩晃动的双腿,和周海的屁股了。
  黑屁股没什么好看的,我回去了库房里面,一下午都神不守舍的,想着李雪风-骚的样子。
  也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她愿意嫁给小叔了,活脱脱的把小叔当成了好糊弄的老实人。
  一晃眼的时间,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了,厂里面管饭,食堂那儿吃。
  我去吃饭的时候,顺便去了旁边厕所。
  这儿的厕所门都关不严,我刚好从一丝缝里面看见了其一个坑位里面蹲着周海。
  我之前对周海是有好感的,他帮了我啊。
  可我现在明白了,他是想要搞李雪,才帮我的。他给小叔带了绿帽子。
  最关键的是,我觉得他把李雪睡了而不是我,我很不爽。
  刚好在进厕所的时候,有一个水池子,里面都是些拖把。这个时候厕所外面也我一个人,我直接拿了一个拖把,从周海蹲着的坑位甩进去了。然后我拔腿跑,只听到后面传来周海的一声惨叫和操-你-妈的声音。
  我冲出去厕所之后,没注意,一下子撞翻了一个人。
  这是个个子不高的男的,我赶紧前去道歉,把他扶了起来,然后连连说对不起,他瞪了我一眼,说了句走路不长眼,麻痹的下回小心点。
  我唯唯诺诺的不敢说其他的什么,他拍了拍身的灰,进去了厕所里面了。
  我赶紧钻进去食堂。
  打了一大碗饭,我吃的时候心情很好,哼了小曲儿,心里面想着周海这下爽了,拖把全是屎尿,恶心不死他。


  【完】